一段情缘,一生记忆

发布日期:2020-06-09 08:19 责任编辑:陈祁龙 浏览量: 【字体:   收藏

如风似水的岁月流年,无情地带走了昨日,悄然吹淡的是往事,可总有一些相处短暂、已经远去的人不期而至,勾起你沉寂已久的记忆。

已是初夏,南方进入了梅雨节气,一连几天天都是阴沉沉的,偶尔会飘洒一些细雨丝,这种天气会给人带来烟草风絮般的愁绪。

在莫名惆怅、欲说还休的情绪中,囹圄孤房、独坐木椅的我,以只有自己才能听懂、且觉难听的话语背了几首唐诗,邻家鉰养的公鸡啼叫了,厨房里的饭菜飘香了。

吃摆了午饭,心情落寞的我,不知是继续看书,还是开电脑上网。正犹豫着,猝然响起的手机铃声将在客厅沙发上午睡的母亲惊醒,母亲接听后,告诉我说,是教了半个月象棋老师打来的,老师在电话里说,一会儿要到家里来看望我,要和我对弈几盘棋,以检验我的棋艺有无长进。

那一刻,老师的音容笑貌浮现眼前;那一刻,老师耐心教棋的画面翻腾脑际;那一刻,回忆中有着感动;那一刻,等待中透着忐忑。

与老师相识可以说是一种缘份。那是2013年8月份,父亲接到县残联的电话,说九月份将在屯溪举办黄山市第二届残疾人运动会,县残联推选我、让父亲带我去参加象棋比赛。说实话,当时我有些不想去,怕自己棋下得差,更不愿父亲受累。

去屯溪比赛前,残联请了象棋教练,组织本县参赛选手到县青少年文化宫培训了三天。第一天,吃过早饭后,父亲向单位请了假,推我去文化宫。初秋的天空明净无云,头上艳阳高照,路旁绿树成荫,来来往往的车辆,穿梭不息的人群。

怀着愉快的心情,我们到了文化宫。已经有两位选手在那里下着棋,教练站在旁边为他们指指点点。满头大汗的父亲将我安放在另一张象棋桌旁,便连忙跑过去向教练递敬香烟,谁知他竞一副傲然的神态走到我的对面,只象征性地在棋盘上移动了几颗棋子,就将我晾在一边,继续教他那两位“得意弟子”去了。

自尊心极强的我,受不了那种无言的轻视,忙叫父亲推我回家。还是去时的路途,太阳变得毒辣,车辆变得喧嚣,人群变得拥挤,也许什么都没有变,变的只是心情。

性格倔强的我,经此,第二天便不肯去,不愿去,知我、懂我的父亲没有勉强。

第三天,是培训的最后一天,父亲因单位有事,便一早上班去了。

那天,母亲休假在家,经不住母亲与奶奶苦口婆心地劝说,在她们的陪护下,又去了文化宫。

还在门口时,我发现里面坐的已经不是先前那位冷漠的教练。当时,老师正在和一位选手下着棋,可能是听见了我们的说话声,老师扭过头,瞥见了母亲和奶奶正费力地推我上台阶,忙立起身跑到我们跟前,热情友善地对奶奶说:“老人家,您推不动,我来。”说着,便与母亲一左一右将轮椅上我抬了进去。老师的这一举动,使我对他顿生好感,在心中与那位冷漠的教练形成了对比。一位冷漠傲然,一位平易近人,且富有爱心。

在桌旁坐定后,老师便向母亲问了我的情况,母亲说我虽然喜欢下象棋,但不识棋谱,听母亲如此讲,老师亲和地说,学习棋谱,便于研读棋书。说着,便从桌上拿过象棋书,对我讲起了棋谱。老师说,象棋盘上横线十条,纵线九条,棋谱上称走法为进、退、平,红棋中文数字,黑棋阿拉伯数字。因为对老师有好感,老师的讲解很快勾起了我的兴趣。

母亲见我与老师投缘,更为鼓励我去比赛,增强我的信心,当天下午母亲就把老师请到了家里。半个月的教习,老师悉心地教了我象棋的布局,杀招的建构及残局的破解,

记得老师第一天教我破解的残局是“马?单仕”。走法是这样的:马四退五,将6进1,马五进三,士5进6,马三退四,士6退5 ,马四进五,士5退6,马六进八,士6进5,马八进七,将4 退1,马七退五。老师说,这叫“七步成诗”。 仅此一杀法,老师教了我不下十遍,我才懵懵懂懂地记住了 。接下来的是“海底捞月”“马后炮杀”、“侧面虎杀”“柳穿鱼杀”“双车错杀”与“铁门栓杀”等绝杀法。我最喜欢的是,“双车错杀”与“铁门栓杀。”半个月的时候里,老师每天教我一种杀法,每一种杀法,老师都是耐心地教,耐心地演示,耐心地讲解。在教习隙间,老师还对我讲了比赛中应注意的一些事项,比如落子后要及时按钟,比如时间不够时可以向裁判提出限着等。

当时是农历七月间,南方正值秋老虎天气,老师不会骑车,每天中午到我家时都是一脸的汗水,浑身湿透。

回忆中,院子里传来了脚步声;回忆中,听到了客厅里的寒暄声;回忆中,房门被轻轻地推开了;回忆中,老师那熟悉的身影、那憨厚的笑容又站立在眼前。

激动中的我,说不出太多的话语,只含糊不清的叫了一声老师! 

老师关怀地问了我的一些近况,便坐在我的对面与我对弈了几盘,尽管我使出了浑身解数,但老师盘盘都将我下得只有招架之力,毫无还手之机。

下了几盘后,我心虚地问老师,我的棋有无进步,老师说,进步是有的,但还须多多看书,多多练习,象棋虽难,但只要持之以恒,就会有收获。

老师还问了我去屯溪比赛的一些事情。我找出了赛后回来写的《忘不掉那盘棋》给老师看,老师看后称赞说:“对,人生如棋,不到最后一刻,别轻易放弃”!

 欢乐的时光总容易飞逝,笑声中,已近傍晚时分,老师说要回去了,虽不舍,却难留,只在再见声中目送老师,再见声中愿再见老师。

我与老师只是一段情缘,老师的爱心,老师的耐心,老师的关心留给我的是一生的记忆。

 

作者简介:陈祁龙,男,祁门人,1988年2月生,因难产患先天性脑瘫,现吃喝拉撒睡全要人照料。思维尚可,识字典学认字,唯一左指可动学电脑。现常年在自制木椅上看书,学习,玩电脑,学写作等。